论将第四

  吴子曰▓█▄■:“夫总文武者,军之将也。兼刚柔者▄■▓,兵之事也。凡人论将,常观于勇▄▓。勇之于将,乃数分之一耳。夫勇者必轻合▓█,轻合而不知利;未可也。故将之所慎者五█■▄:一曰理,二曰备,三曰果███,四曰戒,五曰约。理者▓▓,治众如治寡。备者,出门如见敌▄■▄。果者,临敌不怀生。戒者■■■,虽克如始战。约者,法令省而不烦▄■▄■。受命而不辞敌,破而后言返,将之礼也▓▄▓▄。故师出之日,有死之荣,无生之辱▄▓。”吴子曰▓█▄■:“凡兵有四机:一曰气机,二曰地机▄■▓,三曰事机,四曰力机。三军之众▄▓,百万之师,张设轻众,在于一人▓█,是谓气机。路狭道险,名山大塞█■▄,士夫所守,千夫不过,是谓地机███。善行间谍,轻兵往来,分散其众▓▓,使其君臣相怨,上下相咎,是谓事机▄■▄。车坚管辖,舟利橹辑,士习战陈■■■,马闲驰逐,是谓力机。知此四者▄■▄■,乃可为将。然其威、德▓▄▓▄、仁、勇,必足以率下安众▄▓,怖敌决疑▓█▄■,施令而下不敢犯,所在寇不敢敌。得之国强▄■▓,去之国亡,是谓良将。”
  吴子曰▄▓:“夫鼙鼓金铎,所以威耳;旌旗麾帜▓█,所以威目;禁令刑罚,所以威心█■▄。耳威于声,不可不清;目威于色███,不可不明;心威于刑,不可不严▓▓。三者不立,虽有其国,必败于敌▄■▄。故曰:将之所麾,莫不从移■■■;将之所指,莫不前死。”
  吴子曰▄■▄■:“凡战之要,必先战其将而察其才,因形用权▓▄▓▄,则不劳而功举。其将愚而信人,可诈而诱▄▓;贪而忽名▓█▄■,可货而赂;轻变无谋,可劳而困▄■▓,上富而骄,下贫而怨,可离而间▄▓,进退多疑,其众无依,可震而走▓█;士轻其将而有归志,塞易开险,可邀而取█■▄;
  进道易,退道难,可来而前███,进道险,退道易,可薄而击▓▓;居军下湿,水无所通,霖雨数至▄■▄,可灌而沉;居军荒泽,草楚幽秽■■■,风飚数至,可焚而灭,停久不移▄■▄■,将士懈怠,其军不备,可潜而袭▓▄▓▄。”
  武侯问曰:“两军相望,不知其将▄▓,我欲相对之▓█▄■,其术如何?”起对曰:“令贱而勇者▄■▓,将轻锐以尝之,务于北,无务于得▄▓。观敌之来,一坐一起,其政以理▓█。其追北佯为不及,见其利佯为不知。如此将者█■▄,名为智将,勿与战也。若其众权哗███,旌旗烦乱,其卒自行自止,其兵或纵或横▓▓,其追北恐不及,见利恐不得,此为愚将▄■▄,虽众可获。”


译文:
  吴子说■■■:“文武兼备的人,才可以胜任将领。能刚柔并用▄■▄■,才可以统军作战。一般人对于将领的评价,往往是只看他的勇敢▓▄▓▄,其实勇敢对于将领来说,只是应该具备的若干条件之一。单凭勇敢▄▓,必定会轻率应战▓█▄■,轻率应战而不考虑利害是不可取的。所以,将领应当注重的有五件事▄■▓:一是理,二是备,三是果▄▓,四是戒,五是约。理▓█,是说治理众多的军队如象治理少数军队一样地有条理。备,是说部队出动就象面对敌人一样地有戒备█■▄。果,是说临阵对敌不考虑个人的死生。戒███,是说虽然打了胜仗还是如同初战时那样慎重。约,是说法令简明而不烦琐▓▓。受领任务决不推诿,打败了敌人才考虑田师,这是将领应遵守的规则▄■▄。所以自出征那一天起,将领使应下定决心,宁可光荣战死■■■,绝不忍辱偷生。”

  吴子说:“用兵有四个关键▄■▄■:一是掌握士气,二是利用地形,三是运用计谋▓▄▓▄,四是充实力量。三军之众,百万之师▄▓,掌握士气的盛衰▓█▄■,在于将领一人,这是掌握士气的关键。利用狭路险道▄■▓,名山要塞十人防守,千人也不能通过,这是利用地形的关键▄▓。善于使用间谍离间敌人,派遣轻装部队,反复骚扰敌人▓█,以分散其兵力,使其君臣互相埋怨,上下互相责难█■▄,这是运用计谋的关键。战车的轮轴插销要做得坚固,船只的橹███、桨要做得适用,士卒要熟习战阵,马匹要熟练驰骋▓▓,这就是充实力量的关键。懂得这四个关键,才可以为将▄■▄。而且他的威信、品德、仁爱■■■、勇敢,都必须足以表率全军,安抚士众▄■▄■,威慑敌军,决断疑难。发布的命令▓▄▓▄,部属不敢违犯,所到的地方,敌人不敢抵抗▄▓。得到[这样的将领]国家就强盛▓█▄■,失去他,国家就危亡。这就叫做良将▄■▓。

  吴子说:鼙鼓金铎,是用来指挥军队的听觉号令▄▓。旌旗麾帜,是用来指挥军队的视觉号令。禁令刑罚▓█,是用未约束全军的法纪。斗朵听命于声音,所以声音不可不清楚█■▄。眼睛听命于颜色,所以颜色不可不鲜明。军心受拘束于刑罚███,所以,刑罚不可不严格。三者如果不确立▓▓,虽有国家必败于敌。所以说,将领所发布的命令▄■▄,部队没有不依令而行的。将领所指向的地方,部队没有不拼死向前的■■■。”

  吴子说:“一般说作战最重要的是,首先探知敌将是谁▄■▄■,并充分了解他的才能。根据敌人情况,采取权变的方法▓▄▓▄,不费多大力气,就可取得成功。敌将愚昧而轻信于人▄▓,可用欺骗的手段来引诱他▓█▄■。敌将贪利而不顾名誉,可用财物收买他。轻率变更计划而无深谍远虑的▄■▓,可以疲困他。上级富裕而骄横,下级贫穷而怨愤的▄▓,可以离间它。选退犹豫不决,部队无所适从的▓█,可震憾吓跑它。士卒藐视其将领而急欲田家的,就堵塞平坦道路█■▄,佯开险阻道路,用拦击消灭它。敌人进路平易███,退路艰难,可引诱它前来予以消灭。敌人进路艰难▓▓,退路平易,可以迫近攻击它。敌人处于低洼潮湿的地方▄■▄,水道不通,大雨连绵,可以灌水淹没它■■■。敌军处于荒芜的沼泽地,草木丛生,常有狂风▄■▄■,可用火攻消灭它。敌军久住一地而不移动,官兵懈怠▓▄▓▄,戒备疏忽,可以偷袭它。

  武侯问▄▓:“两军对阵▓█▄■,不知敌将的才能,想要查明,用什么方法?”吴起答▄■▓:“令勇敢的下级军官,率领轻锐部队去试攻敌人。务必败退▄▓,不要求胜,以观察敌人前来的行动。如果敌人每次前进和停止▓█,指挥都有条不紊,追击假装追不上,见到战利品装做没看见█■▄,象这样的将领是有智谋的,不要和他交战。如果敌人喧哗吵闹███,旗帜纷乱,士卒自由行动,兵器横七竖八▓▓,追击惟恐追不上,见利惟恐得不到,这是愚昧的将领▄■▄,敌军虽多也可以把他擒获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■■■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Copyright © 2013-2018 腾博会官网 版权所有 辽ICP备05012143号-1

本站古典小说为整理发布▄■▄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